訪客人數

《微光暖暖真心話~Let’s成為彼此生命中的香料!》
可能是食物的圖像
過年期間,
意外地收到了以前談過的個案來信,
為原本冷颼颼的冬日氣氛增添了一絲暖意,心頭也回溫了許多。
想起當時陪伴著她的場景,對我們而言都是一段奇幻的旅程。
「我不相信任何人,包含妳,我知道妳是因為妳的工作才會關心我。」
這是小P大三的時候曾對我說過的話,
說完她靜靜的看著我,觀察著我的反應。
我其實被這句話所震撼著,然而並非是因為被質疑或挑戰,
而是換作是我,我知道要說出這麼一句話是需要很多勇氣的,
因為我不知到眼前這個人,會不會因此而不喜歡我、會不會不再關心我...
尤其小P自述自己其實從小就習慣討好,以確保自己能在缺愛的環境中生存下來。
「妳說的沒錯,我的確是因為我的工作與妳相遇,而我也感謝我的工作,讓我有機會參與妳的生命。謝謝妳願意讓我知道妳真實的感受。」
那次諮商後小P沒有再提到諮商關係的信任問題,
多半談的仍是生活中各種困境、棘手人際與感情的問題...
情緒上的困擾也看似沒有太大的改善。
但我發現小P開始穩定來談,內心其實很感動,
因為我知道這是小P開始願意給我機會、給我們機會。
「為什麼是我?我一定要吃藥嗎?我媽說吃藥會把腦子吃壞?」
和大多數被告知自己可能是憂鬱症的人們一樣,小P在諮商初期有好多的不解,每次來談都極力想要問出個答案。
因此諮商初期我們有點像是研討會,我提供資料(文字、影片)邀請小P閱讀,
聽聽看她的對這些資料的理解、以及哪些是貼近她自身狀況的,
甚至鼓勵她對於自己所不認同的觀點提出反駁與討論。
之所以透過資料與小P互動,一方面期待在諮商中更多的是來談者的參與,而非心理師單方面的衛教;
另一方面是小P都勇敢地說了她不信任我,
我也想勇敢地讓她知道,我對於我們的諮商關係也還在嘗試建立中,
我其實也並無十足把握,因此希望透過我蒐集資料、提出討論的過程,
讓她感受到她在乎的事情,我也在乎。
「活下來有時候 只是因為 一些很小很小 其他人都沒看見 但你看見了的事情
活不下來也是」─潘柏霖•人工擁抱
漸漸的,我們的諮商從一開始的研討會,變成一起閱讀一些有共鳴的作品或詩集,
我跟小P分享了我很喜歡的作者潘柏霖的作品,
比起教人正向陽光、轉念的「心靈雞湯」,
我們更喜歡細細咀嚼那些看似陰鬱的文字中,深深地同理內心處境的「苦酒」。
我們都知道,這並不是在「鼓勵憂鬱」,
而是接納憂鬱的出現,本身就在「告訴我們一些什麼」,
然後我們一起解讀成自己喜歡的版本。
『謝謝老師一路上的陪伴,讓我慢慢的願意相信我是值得在這個世界存在的。
好幾次懷疑自己的時候,都會想到老師鼓勵我的話,我可以慢慢告訴自己,那不是我的錯,我不需要責備自己,然後慢慢的好起來。
狀況不好的時候,看到老師寫給我的卡片,我就會想起來,至少有一個人是那麼溫暖的,願意鼓勵與陪伴我,總能讓我又有勇氣面對未來的困境。
新的一年,祝福韋蓁老師 平安健康 心想事成』
『親愛的小P,妳的文字很有力量喔!
當我感到疲憊或無力的時候,我會想起我的學生小P曾告訴我---
我的陪伴是溫柔有力量的,
讓我相信我正在做的事,是有意義的。』
我認為每一位來談者的改變、他們的「好起來」並不是心理師的功勞,
對我來說,心理師的角色更像是一把鑰匙、或一封邀請函,
陪伴來談者解鎖對自己與世界的新認知;
邀請來談者帶著自己飽滿的故事行囊,嘗試一步步地踏往自己渴望的遠方。
很喜歡錦敦老師說過的一句話「成為彼此生命中的香料」,
在諮商過程中,生命們正互相影響著、碰撞出更馥郁的滋味!

看見光亮心理諮商所 黃韋蓁諮商心理師
@關於韋蓁:喜歡說故事,也喜歡聽人說故事,當仔細聆聽一個人的生命故事時,往往會有新的觸動、新的發現,帶著這樣的相信,陪伴人們走進心坎、發現每天都有最幸福的小事。
圖:https://www.mac69.com/material/121249.html